+0535-6376646

活在当下,还是活在未来?

更新时间:2020-11-22 17:57:28

 
作者:曼弗雷德
来源:《性、金钱、幸福与死亡》
 

 

导语

 
我们大多数人都擅长自欺欺人、掩耳盗铃、自我安慰,这加剧了工作和生活之间的不平衡。
——曼弗雷德•凯茨•德•弗里斯
 

 

 
即使我们拥有爱人、工作满意、胸怀梦想,但如果我们无法平衡工作与生活,我们也不会幸福。达到平衡——这个目标似乎很简单,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我们可能在工作场合遇到很大的压力,因为很多公司的企业文化都漠视家庭的重要性,所以那些压力不仅影响到员工本人,而且影响到员工的家人。在这些单纯的工作压力之外,我们往往还会自寻烦恼。我们会陷入职业发展的泥沼,比如,想方设法打倒竞争对手,让自己的职业发展迈上新台阶。而且,如果我们把幸福等同于成功——至少是通俗意义上的成功,以财富、地位、权力或者名气为象征——那么我们注定要牺牲生活的其他方面(工作和生活不平衡,其影响可能非常隐蔽,以致我们意识不到)。
 
我们大多数人都擅长自欺欺人、掩耳盗铃、自我安慰,这加剧了工作和生活之间的不平衡。我们哄骗自己相信“我们兼顾得很好”。例如,大多数人当被问到花多少时间陪伴家人时,他们会给出远远超出实际时间的答案(尽管他们不一定是有意歪曲事实)。即使那些清楚自己把绝大部分时间花在工作上的人,也会安慰自己说,非工作时间“质量好”。他们也许想要说服自己,重要的不是陪伴家人的时间的长短,而是时间的质量。但是,他们真的相信这些话吗?他们的家人同意他们的观点吗?
 
我经常听有的执行官说,他们现在如此努力工作,是为了妻儿“日后”能过上更好的生活(说这话的往往是男人)。但是,通常当“日后”到来时,妻子已经不在了,和别人跑了,而孩子则变成了陌生人,叫另外一个男人“爸爸”,不认识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了。为了家庭的未来,为了家人日后的幸福,他们忘我地工作,结果落得个孤苦伶仃的下场。同事业的成功相比,人生的成功似乎要难得多。我们可以在所有课程上都得“A”,但是在人生这门课程上却往往不及格。
 
当我们追求第一种成功时——这种成功,就像犹太人有句谚语所说的那样,“无酒而醉”——我们需要保持自我。生命中有很多重要的时刻,这些时刻一旦过去,就再也不会回来。生活不是演习,是实战。如果我们想要享受生活,就要在今天享受,而不是明天,也不是遥远的将来的某一天。我们得问问自己:我们到底想要什么。我们想要活在当下还是活在未来?
 
曼弗雷德•凯茨•德•弗里斯
 
在我合作过的公司中,很多投资银行家和投资顾问就面临着这一抉择。他们中的有些人,因为在易受影响的年龄吃过苦,很早就下决心“努力工作,绝对不要再忍受穷困”。他们生活的主要目标就是经济独立。通过极其努力的工作,他们实现了这一目标,所挣的钱往往远远超过他们最狂野的梦想。引用一个人的话说,就是“我一年挣的钱比我父亲一生挣的都多”。
 
具有这种情结的人就像踏车上的老鼠,欲罢不能。当最初的温饱问题解决后,新的需求——大多数是想象出来的,正如我在第2篇讨论金钱时所描述的那样——开始出现。他们想要更大的房子、更高级的跑车、更特别的凉亭。他们的“玩具”也越来越贵。他们的欲望日益膨胀,却没有意识到幸福是买不来的。他们喃喃低语说:“要不了多久,我就会放下工作;要不了多久,我就会去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。”他们计划着,将来的某个时候,当他们有时间时,他们会再去上钢琴课;将来的某个时候,他们将回到大学研究艺术史,学习绘画。但是,那个“某个时候”似乎永远不会到来。而且,当他们这样想的时候,生命从他们身边溜走了。即使他们的工作很刺激,他们的生活也是单的,除了工作,什么也没有。这些人将现在抵押给了将来(或者说,他们希望如此)。
 
有时,我们想要活在今天,但是觉得没有选择余地。也许,如果想要得到晋升,就不得不出一趟远差,即使这样意味着错过儿子的生日。或者是,如果想要提高销售业绩,就得做一次报告(而且要做得精彩),即使这样意味着不能去观看女儿的网球比赛。无疑,这些选择都很难,尤其是如果不出差、不做报告就有失去工作的危险的话。但是去出差、做报告又有失去家庭的危险。孩子很快就会长大,离开我们。当我们意识到的时候,我们已经无法影响他们的生活了;他们会自己做决定,不用请教我们。如果孩子小的时候,我们很少陪伴他们,又怎么向他们灌输祖传家训?他们怎么会记得我们?在我们的葬礼上,他们会说些什么(我们又想让他们说些什么)?
 
只有活在当下,充实的生活才有意义。我们太多人没能活在当下。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计划未来,那么我们会失去身边已有的东西。只有当时间所剩无几时我们才会真正认识到时间的重要性,于是痛心疾首、懊悔莫及。
 
对孩子的生活产生最大影响的人是父母,父母通过谆谆教诲和以身作则塑造孩子的性格和价值观。如果我们不在孩子的身边,我们怎么帮助他们成长为全面发展的个体?如果我们老待在办公室,我们怎么向他们灌输价值观?如果我们太忙而无法陪伴他们,我们怎么给他们留下有价值的回忆?底线是:抛开那些对于所谓的“优质”时间的奢望,我们要想和孩子建立有意义的关系,就至少要保证起码的相处时间。
 
当今社会,组织对员工的要求通常都很苛刻,所以为了保住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东西,我们需要牢牢守住界限。也许,有很多人会出来喊,在目前这个知识型员工的时代,员工根本没有选择,只有调整自己适应环境。即使工作与生活平衡的想法很难实现,为了工作与生活平衡所付出的努力也会让你在日后获得回报。没有人在临死之前会说:“我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工作。”对幸福而言,和家人共享特殊时刻是至关重要的。而且,能够回忆这些快乐的时刻,就是再次享受生命。
 

说明:公众号所发稿件、图片、视频均用于学习交流,文章来自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。基业长青感谢每位作者的辛苦创作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